掃一掃”專利維權正當其時

轉載 網絡轉載 | 2020年06月15日
掃一掃”專利維權正當其時 ......

  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保護知識產權,就是從國家、從制度層面保護創新、支持創新、推動創新。

  過去,有人調侃,在專利維權路上,有九九八十一難。這是因為,與侵害物權等有形財產權相比,權利人維護其知識產權時需要付出相對更多的調查取證成本、法律訴訟成本等。而賠償低、舉證難、周期長等,也是社會各界反映強烈的頑疾。因此也造成了有的案件久拖不決,很多權利人贏了官司,卻輸了市場的局面。

  有了新舉措 維權不再難

  2019年,全國人大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相應的7件建議確定為重點督辦建議,最高人民法院積極組織全國人大代表至法院調研,并于今年年4月21日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加強知識產權司1法保護的意見》。《意見》立足知識產權審判實際,聚焦當前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中的重點難點問題,提出了一系列舉措,著力降低權利人訴訟維權成本、縮短訴訟周期、加大損害賠償力度和化解當事人舉證難,切實增強司法保護的實際效果。5月的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又再次強調要“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6月10日,最高院就發布了《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關于涉網絡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批復》《關于審理涉電子商務平臺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的指導意見》三個司法文件的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細化了“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若干司法新舉措。

  筆者就前不久發表的《中國“掃一掃”專利正遭遇全球侵權》一文曾報道:“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掃一掃’技術發明專利,目前正陷入遭遇全球侵權的尷尬”。以及“發碼行已從國內啟動維權行動,正在向深圳法院起訴某手機生產商,訴其侵犯發碼行’掃一掃’專利的行為,同時正在全面布局’掃一掃’專利的全球維權”事件.對照這些司法新舉措,筆者認為,這些司法新舉措為知識產權維權難的頑疾成功地做了一次大手術,知識產權維權難的舊局面將被打破。新舉措的實施,將使維權不再難了,發碼行可以信心滿滿地實施維護“掃一掃”專利權的行動了。

  有了新解釋 尷尬將反轉

  筆者在《中國“掃一掃”專利正遭遇全球侵權》一文中還曾報道:據2019年相關數據統計,全球支持“掃一掃”的APP軟件安裝已經超過40億個,覆蓋的APP開發廠商有數千萬家。“掃一掃”已成為全球餐飲、便利店、網購、交通、醫療、外賣、交通等日常消費中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個人手機掃碼用戶數量累計高達15億人,個人用戶每年“掃一掃”的次數超過數千億次,掃碼支付金額接近100萬億元。這些數據顯示了掃一掃這項專利技術具有的巨大商業價值。而商業價值的認定,對于在維權訴訟中權利人主張專利被侵權遭遇的經濟損失標的,和侵權人因侵權損害權利人權益應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此次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權利人主張的商業秘密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的市場價值,能帶來競爭優勢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四款所稱的具有商業價值。”。

  而第四條規定的:“與科學技術有關的結構、原料、組分、配方、材料、樣式、工藝、方法或其步驟、算法、數據、計算機程序及其有關文檔等信息,可以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四款所稱的技術信息。”將使掃一掃技術作為移動終端接入物聯網唯一的應用技術和方法應當受到保護的身份毋庸置疑。

  對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涉網絡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批復(征求意見稿)》第一條:“知識產權權利人認為其權利受到侵害并提出保全申請,要求網絡服務提供者、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采取迅速下架措施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審查并及時作出裁定”的司法解釋,和第二條:“網絡服務提供者、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收到知識產權權利人依法發出的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的,應當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網絡用戶或者電子商務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的解釋,筆者認為,在《中國“掃一掃”專利正遭遇全球侵權》一文中筆者報道的“掃一掃遭遇侵權的尷尬”局面將反轉。擁有和運營這項專利技術權的發碼行,可以向凡是使用了掃一掃專利技術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商家發出通知,凡未得到發碼行許可使用了“掃一掃”專利的各類帶有掃碼功能的手機制造、APP軟件開發企業,其中不乏世界巨無霸企業,要么從尊重“掃一掃”專利的知識產權,與發碼行開展不同層面的合作,或盡快獲得發碼行的授權,要么就可能成為發碼行專利維權的起訴對象,陷入準備為侵權付出巨大代價,承擔經濟賠償責任的尷尬。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應當承擔經濟賠償責任的解釋為:“技術信息系權利人技術方案的一部分或者侵犯商業秘密的產品系另一產品的零部件的,應當根據被侵犯的技術信息在整個技術方案的比例、作用或者該侵犯商業秘密的產品本身的價值及其在實現整個成品利潤中的比例、作用等因素,合理確定侵權賠償數額。商業秘密系經營信息的,應當根據該經營信息對侵犯商業秘密行為所獲利潤的作用等因素,合理確定侵權賠償數額。權利人請求參照商業秘密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確定侵權賠償數額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許可的性質、內容、實際履行情況、侵權人的過錯以及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而筆者在《中國“掃一掃”專利正遭遇全球侵權》中報道的,全球已經有超過40億個支持“掃一掃”的APP軟件安裝,覆蓋的APP開發的數千萬家廠商,均未得到“掃一掃”專利發明人和運營機構的授權。屬于侵犯了擁有和運營這項專利技術權的發碼行的行為。發碼行在維權行動中,可以名正言順地請求參照商業秘密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確定侵權賠償數額了。

標簽:掃一掃

用戶名:  密碼:  沒有注冊?
網友評論:(請各位網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評論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站立場)